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
 >> 政务公开 >> 金融动态 >> 市场要闻

市场要闻

缩水2000亿元!宁波上市公司市值沉浮的背后

信息来源:东南财金   发布日期:2019-01-10  阅读次数:

保护视力色: 【文字

过去的一年,黑天鹅、灰犀牛成群结队,宁波上市公司的资产遭受重创。

据Wind统计,2018年全年A股下跌29.7%,宁波板块市值缩水2000亿元。十年间,这是杀伤力最强的一次熊市,仅次于次贷危机的2008年。

但即便在凛冬也会有暗香浮动。

面对充满变数的外部环境和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,依然有公司,在逆风中奔跑。

市值百强榜上唯一的宁波公司

2018年收官,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也排定座次。最新统计显示,宁波8家企业上榜。

申洲国际第一次以超千亿市值,位居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的第81位,是宁波唯一跻身前百强的上市公司,排名较去年跃升30位。

同时,申洲国际也是所有香港恒生指数成份股中,2018年涨幅排第2的上市公司。

去年,港股市场全年下挫13%,而申洲国际逆势上涨了21%,市值达1168亿元,相当于3个海澜之家。

在中国的纺织服装版图上,申洲国际继续孤独地领跑。

自2005年上市,申洲国际就把目标锁定服装代工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企业。十多年过去了,申洲仍坚守在这个赛道,但拥有了更大的视野和成长机会。

去年初春,申洲国际董事会主席马建荣写了封致股东书,谈到了中国纺织服装业的近忧和远虑。他说,面对人口老龄化加重、环保监管加严、资源供给受限等困难挑战和诸多压力,有条件的企业应着眼长远,主动筹划应对,将其转化为企业发展的动力。

那时,申洲的越南成衣工厂刚实现年度盈利,国内面料基地也按计划更新设备,环保项目完成了改造,在资源消耗水平降低的同时,生产效率明显提升。率先完成布局的申洲,面前的赛道已越跑越宽。

“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,我们要抢占先机、布局未来,努力成为创造产业发展新模式的引领企业。”

马建荣向股东们坦露胸襟。在他看来,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未来,在于加大科技在行业中的应用。

在产能全球化布局的今天,许多行业研究员认为,申洲国际如今就像是电子产业中的富士康,凭借产品开发、精益化管理,护城河极深,已形成了全球性的竞争优势。

一贯的优等生和待磨砺的初生牛犊

从上面的表格中可以看到,和申洲国际排名同时上升的,还有宁波银行和韵达股份。

企业家经常会报怨,经营的利润被银行赚走了,银行是如何“暴利”。然而,银行间的经营情况也是千差万别。

中国28家上市银行,去年只有1家股价上涨,有近7成去年市值缩水超过10%。宁波银行市值略降,但在500强中排名却靠前了10位。

特许金融分析师黄凡表示,若从这些年资产质量、零售业务比重、坏账拨备比例、利润增长等财务数据横向比较,宁波银行无疑是上市银行中的优等生(只是财务分析,不构成股票推荐)。

截至1月2日,A股预告2018年利润超100亿元的两家公司都出自浙江,一家是海康威视,一家就是宁波银行。

宁波港、敏实、均胜、舜宇,排名则大幅下滑。其中均胜花费18亿元进行了回购,也难逃大势。

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均胜电子在2008年开始抄底,通过海外并购成长为“500强”,也确实需要经历经济周期的打击,才能磨砺成为一家更优秀的企业。

目前,全球经济低迷的原因是部分传统行业达到了天花板,例如智能手机、电脑等。随着中国乘用车的饱和,全球最大的行业——汽车行业在2018年下半年“断崖”。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认为,中美都已意识到,物联网将是下一轮经济周期的引擎。

均胜和舜宇,已是全球汽车电子领域和手机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,行业的趋势逼迫他们抢占先机。公开资料显示,这两家500强在2018年都已开始加大对车联网的布局。

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和大经济周期背景下,产业互联网的觉醒或许才刚刚开始。

资本寒冬中的惩罚和褒奖

科技和资本,是创业者和企业家实现商业变革的力量。在资本的寒冬,一张可以融资的“船票”显得弥足珍贵。

2018年,资金链前所未有的紧张。随着A股持续调整,质押风险频发,民企违约潮不断。与此同时,无论是IPO还是融资金额都大幅回落。

有91家新面孔跻身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,其中近半数是新上市公司。小米集团、工业富联、中国铁塔、中国人保、美团点评等公司,市值均在2000亿元以上。

话说,宁波A股上市公司一年缩水的2000亿元,人家一上市,就全赚回来了。

这一年,宁波新上市了兴瑞科技和永新光学两家企业,与2017年的18家相比,相差甚远;球冠电缆、前程家居等部分已在排队的企业,临门一脚时又退场了。直到去年12月末,才有好消息相继传来——锦浪过会,宁波水表拿到了IPO批文。

这一年,宁波上市公司IPO和增发融资251.8亿元。其中,融资超过10亿元的分别有宁波银行、韵达股份、龙元建设、三江购物、双林股份。此外,旭升股份发行了4.2亿元的可转债。

这一年股权质押的风险可谓是惊心动魄,不少股东和投资机构被迫平仓。缺乏增发、可转债通道的上市公司,只能开源节流,另谋出路。

股权融资是直接融资的一条捷径,只是随着市场调整,风险才开始显现。中登公司最新数据显示,宁波75家上市公司,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过70%的仍有15家,较去年10月份略有减少,但资金压力依然存在。

大股东质押比例很低的杉杉,这一年也数次公告将使用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。

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杉杉还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密集出售所持宁波银行的大量股份,获得投资收益近8亿元。去年12月,当杉杉再次想使用募集资金补血时,上海证券交易发出了问询函。

不过当市场理性回归时,对那些长期而有耐心的企业来说,也是一种褒奖。

2018年11月22日,农发集团作为浙江省内唯一省属大型农业企业集团,向天邦股份全体股东发出部分要约收购。获得国资驰援的天邦股份,全年上涨超过20%。股权质押比例颇高的天邦股份,结果成为2018年要约收购套利最好的标的。

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,每一轮熊市都值得被珍惜。将这一轮冬天留下的印记,刻画在投资的年轮,静待冰雪消融、江河奔流的那一天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